返回
首页>bet36官网代理

基金会副理事长戴尅戎院士在沪开讲:转化医学 基础到临床之路径

发表时间:2017-03-16

   

     

    今天上午在沪开课的“转化研究的国际前沿动向、规范与准则”研修班,因为有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基地主任戴尅戎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研究资源中心前任主任Alving教授担任“主讲”,在圈内显得格外有分量。

 

  将基础医学研究的成果运用于病人身上,将临床需求提出的问题再带回到基础研究之中——这个在戴尅戎院士眼中“历来如此”的现象,却由于上世纪末萌生的“转化医学”概念而备受关注起来。那么,与传统的基础研究相比较,“转化”研究的特征是什么?  

 

基础临床“需转化”

 

  戴院士为方便与记者沟通,将其简单归纳成4条:以人的健康为研究“终端”(安全,效益);为病人需求所驱动(能用,卖得掉);以病人能否获得好处、获得多大的好处为评估标准(无关论文、获奖、影响因子等等);涉及学科更多(包括伦理学、统计学、法律法规等)。

 

  于是,为了解决基础与临床两者间越拉越大的“距离”问题,2003年,新上任的NIH院长率先提出转化医学“路线图”,并得到国会专题拨款支持。之后的10年内,由新成立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研究资源中心负责的转化医学项目投入达每年5亿美元规模,至去年6月,美国已建立60个国家级转化医学研究中心。同期欧盟国家用于转化医学的投入每年高达40亿欧元。

 

  “粗略算来,我国目前转化医学研究中心不少于51家。其中,有医学院、医院、研究所成立的,多为‘自封’。不过,至今还没有一个称得上是‘国家级’的。”说到这里,戴尅戎院士的表情并不自在。  

 

老将挂帅“跑通道”

 

  骨科出身、有发明有大奖的戴院士,缘何年过七旬时却钟情于“转化医学”?他说只要用一个身边鲜活的例子,就可以道尽“还想与人合起伙儿来干一场”的理由。戴尅戎曾经担任过院长的市第九人民医院,辅助生殖专科成立不到10年,但在多个技术领域拥有“独门绝技”。比如低费用促排卵、体外受精胚胎的保留及解冻,等等。“然而,一个我们的试剂,却通过外国公司申报获证,在欧洲上市!”“他们谁都以为在国内报不成的,所以连试都没试!”“有专门机构帮助‘折腾’,我们自己的专利,在外面兜一圈才回来!”

 

  一间房子,两名助手,一个致力于转化医学的“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基地”就此诞生了。戴尅戎院士老将挂帅,走出去、请进来,上北京、下科室,忙得不亦乐乎。“真是不摸底不知道。2006年至2009年,在我们医院领先的口腔、整形、骨科3个科室,专利技术的转化完成率仅为3%,也就是只有一项。实在少得可怜。”

 

  不计论文发多少、只衡量能不能用到病人身上及是否安全有效,第九人民医院上上下下反复筛选,第一批15个重点“转化”项目出笼了。其中,干细胞治疗骨缺损的体内组织工程相关技术,将有望同时在整形、烧伤等领域实现细胞治疗;慢性难愈合创面的修复技术,正借助新型通信平台,向更多的社区推广……而戴院士他们则开始“帮助”项目写材料、跑申报、寻通道、找合作。  

 

站上讲坛“鼓与呼”

 

  “依据我国医院和科研机构现有的研究资源和优势,建立何种模式的转化医学中心更为恰当?是否有类似的成功模式或经验可以借鉴?什么是转化型科研项目?如何提高和评估科研成果的转化给患者带来的好处?怎样开展与医药企业的转化研究合作?”诚如戴尅戎在为本期研修班所作的“开场白”所言,我们面临许多课题。

 

今天,当负责过美国60个临床和转化中心建设工作的Alving教授以及60个中心之中5个中心的主任、总监或首席运营官站在申城的讲坛上,用整整3天时间为中国的医学实践者解析他们的转化模式、要素、法则、路径时,戴尅戎团队又一次作了前所未有的关于“转化医学”的尝试。